网站首页 | 登录 | 注册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资讯 要闻
专题 访谈
图片 视频
政务 政策
法律 财经
科技 三农
民生 教育
医疗 就业
社保 住房
人文 文化
旅游 历史
娱乐 体育
健康 饮食
养生 观念
心理 保健
专栏 人物
企业 活动
时评 书画
今天: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政务 > 法律 >

明天开始对家暴说不

时间: 2016-03-04 09:22 作者:网络 来源:华商报 点击:

原标题:家暴悲剧:女子被打失语后受辱 怀孕也难逃"噩梦"

  我国2.7亿个家庭约有30%存在过家暴,受害者出现从低学历农村妇女向高学历妇女发展、从低层次家庭向高层次家庭发展的趋势,且挖苦、漠视、恐吓等精神暴力逐渐增多。

  明日起,《反家庭暴力法》正式施行,家暴被戴上法律的“金箍”。反家暴究竟难在哪?如何才能更好地遏制家暴呢?

  明日起,《中华人民共和国反家庭暴力法》开始正式施行,标志着家暴正式进入了法律监管范畴。

  家庭暴力,其实在日常生活中屡见不鲜,我国2.7亿个家庭约有30%存在过家庭暴力,有夫妻间暴力相向的,有重组家庭中家长对孩子施暴的,有成年子女对老人施暴的……其中,尤以男对女施暴最为突出,有16%的女性承认遭受过配偶的暴力。

  此外,挖苦、漠视、恐吓等精神暴力逐渐增多,占家庭暴力的比例达到12.43%。

  家暴,亟需一顶法律的“金箍”。

  被家暴的伤痛和反抗的悲剧

  人常说“家是避风港湾”、“家和万事兴”,但是处于家庭婚姻中的男女,往往因性格、环境等诸多因素发生矛盾。如若处置失当,很可能矛盾升级为暴力,更有可能因此导致更坏的结果——犯罪,或者受害者因极端反抗变成杀人犯,上演家庭悲剧。

  案例1 疑妻有外遇多次家暴 刀刺妻子被判15年

  很多人对《不要和陌生人说话》这部电视剧印象深刻,现实中朱某也因怀疑妻子有外遇,上演了真人版的“不要和陌生人说话”。

  朱某,男,30岁,河南台前县人,初中文化程度;王某,女,26岁,西安市莲湖区人。夫妻俩居住西安,婚后两三年,夫妻感情还不错,育有一子,但随后两人经常吵架甚至动手,导火索是妻子王某手机上的一条短信。

  2013年12月,朱某翻看妻子手机,发现妻子和其他男子有联系,便怀疑其有外遇,此后经常为此事吵架、打架。2014年2月,朱某酒后再次殴打妻子,盛怒之下连前来劝架的家人也打。王某无法接受,搬到亲戚家去了。

  之后,朱某多次联系妻子,劝其回家,但都遭到拒绝。5月11日上,朱某骑电动三轮车带着孩子到北郊某村和妻子见面,二人发生撕扯,朱某将妻子拉倒,吓唬妻子跟他走,遭到拒绝后,朱某恼羞成怒,随即将妻子按倒在地。这时,王某突然看见朱某腰间别的刀,便抽出刀来对住他,朱某抓住妻子的双手,把刀尖对准妻子的脖颈处刺了三下,后逃离现场,当日被抓获。

  因及时抢救,王某保住了命,经法医鉴定:损伤程度达到重伤二级,伤残等级达四级。

  2015年4月22日,西安市中院依法审理查明,朱某构成故意杀人罪,被判处有期徒刑15年。

  案例2 不满妻子酗酒晚归 丈夫将其砍成重伤

  在大多数人眼中,家庭暴力常常归因于男方性情暴戾、不务正业而吵架动手。而实际上,女性的不良嗜好也可能引发家庭暴力。

  37岁的秦某是吴堡人,初中文化程度,租住在户县某镇。他的妻子刘某44岁,初中文化程度,户县人。

  2013年冬天,两人结识,2014年2月就登记结婚了,可从5月起,刘某就因为嗜酒经常和秦某吵架。2014年6月14日晚,刘某又喝得醉醺醺回家,丈夫对其晚归不满继而争吵,谁知刘某还提出要离婚,并威胁说,不离就找人打秦某。

  秦某一听顿时控制不住情绪,上前掐住妻子的脖子,刘某反抗用嘴咬住对方中指,秦某暴怒,下床拿了一把菜刀对着妻子一顿乱砍。以为妻子已死,秦某企图割腕,被踹门进屋的房东阻止……经鉴定刘某所受损伤为重伤二级,外伤伤残程度为六级。

  2015年3月31日,经西安市中院审理,被告人秦某犯故意杀人罪,被判处有期徒刑15年。

  案例3 被打失语后遭受辱骂 怀孕也难逃家暴噩梦

  很多人都说,遭遇家暴时,第一次态度很重要,如果处理不当很可能引起继发性问题,使家暴变成常态。然而,现实生活中,遭受家庭暴力的妇女,往往因为与施暴者的特殊关系,考虑到孩子、自身安全、社会舆论等因素,选择逆来顺受、半遮半掩,有的甚至反为施暴者求情。正是这种过度宽容,导致家暴步步升级。

  徐某与妻子陈某,均为志丹县人,2007年3月结婚,婚后徐某经常赌博,夫妻两人经常为琐事争吵、打架。2007年9月26日晚,两人又发生争吵,徐某用扫帚和拳头猛击妻子头部,致其当场昏迷,从此丧失语言能力。之后徐某更嫌弃妻子,经常对其辱骂、冷嘲热讽。

  甚至在陈某怀孕期间,徐某仍然经常对其施暴。因不堪忍受,陈某三次找志丹县妇联求助。徐某也承认自己家暴致妻子失语,并写下《保证书》,但一切并未改观。2009年2月,徐某把家里的米、面全部拉走,断绝妻子的生活来源,并以其生命相威胁,怀有7月身孕的陈某没办法躲到亲戚家,后被丈夫找到再次殴打。

  陈某经医院诊断为轻型闭合性颅脑损伤,脑震荡后遗症,无奈她向县妇联求助要求离婚,但不愿追究丈夫的刑事责任。2009年3月12日,志丹县法律援助中心为陈某代理维权,为其争回38811元的财产(其中精神损害赔偿1万元)。

  >>极端反抗

  “以暴制暴”杀夫

  留下老人孩子生活无着

  由于很多被家暴妇女缺乏有效的自我保护和抗争意识,特别是多数农村妇女文化水平普遍偏低,法律意识淡薄,在遭受家庭暴力后,往往不知到哪个部门投诉或求助,多选择默默忍受。但长期受虐使得被家暴者的认识水平、情绪控制、承受能力等都不同于正常人,同时产生恐惧、憎恨、无助等特殊心理,因此可能衍生出极端的行为模式,很多被家暴的女性会选择“以暴制暴”杀夫反抗,近年来此类犯罪数量剧增。

  数据显示,陕西省女子监狱关押的因婚姻家庭矛盾引发的女性实施暴力的服刑人员有171人(截至2007年4月底),被认定故意杀人罪的157人,故意伤害的14人,其中妻子杀死丈夫占95.3%。判处死缓的93人,占55%;判处无期的45人,占26%;判处10年以上徒刑的21人,占12%;10年以下的12人。这组数据中,死缓和无期徒刑占到了81%,十年以上徒刑占到了93%。

  家暴者被杀,被施暴者反抗杀人入狱,家庭瓦解,留下老人和孩子生活难以为继。省女监的调查统计,32个服刑者共有69个子女;母亲进监狱时,子女为18周岁以上成年人者只有5人,未成年人者64人,占92.76%。其中绝大多数子女依靠祖父母或外祖父母抚养,极少数由其他亲戚抚养,8名由社会福利机构代养,46名辍学。截至2008年6月调查时,只有8名学生在校学习。

  此外,服刑妇女回归社会比较困难,如果受虐妇女涉罪被判重刑,其在监狱度过大半生,刑释时年老体衰;因为没有尽抚养赡养责任,与家人疏远隔膜,家人更不愿意接受其回归家庭。

  >>新法亮点

  公安告诫制度约束不构成治安处罚的家暴

  今年3月1日起,《中华人民共和国反家庭暴力法》开始正式施行,标志着家暴行为正式进入了法律监管范畴。被监管的是那些没达到《刑法》中的虐待罪、遗弃罪,甚至连《治安管理处罚法》的行政处罚都够不上的轻微家庭暴力行为。

  西安市妇联权益部副部长王芳荃说,该法第一亮点是公安告诫制度以及人身安全保护令,从实际操作层面来说,公安告诫制度为警察及时干预家庭暴力,提供了法律依据。据悉,全省法院每年受理家庭纠纷案35000件,存在家庭暴力的约占30%。

  该法规定,书面告诫可以警告施暴者不得施暴,对于不构成治安处罚的家暴行为,警方可以通过出具书面告诫书的形式进行警告。村委会、居委会、派出所接到告诫书后应进行查访,监督加害人不再实施家庭暴力。

  同时,书面告诫书具有证据的作用,书面告诫可以作为人民法院认定家庭暴力的证据。根据这一证据,人民法院可以裁定人身安全保护令,或者判决准予离婚,并对受害者给予损害赔偿。

  陕西省高院研究室有关负责人介绍,早在2010年我省就开始试点实施“人身保护令”。此前我省先期在21个法院试点,各地因地制宜进行实施。

  强制报告制度

  发动群众的眼睛监督施暴者

  在王芳荃看来,强制报告制度是该法的另外一个亮点。如学校、幼儿园、医疗机构、村(居)民委员会、社会工作服务机构、救助管理机构、福利机构及其工作人员,见到家暴这种情况就应向公安机关报案。否则,造成严重后果的,由上级主管部门或者本单位对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依法给予处分。

  负有反家庭暴力职责的国家工作人员玩忽职守、滥用职权、徇私舞弊的,依法给予处分;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强制报告制度可以及时发现家庭暴力,最大限度保护未成年人、精神病人、失智老人、残障人士等弱势群体。

  这一制度将家暴引入公共空间对施暴者进行监督。以前家暴大多发生在家庭的封闭空间里,“现在是放在公共空间来介入”。也就是说,“在反家暴上,国家是你的后盾,全社会都有责任帮你,看到家庭暴力都要制止、采取各种方法救助受害者”。
 

  “哥,派出所把娃他爸拘留了,娃哭着要爸呢,家里一摊子事情,我该怎么办,哥,你帮帮我……”

  “你这次被女婿打成这样,离与不离主要取决你自己,爸妈整天替你担惊受怕。这次我报警也是被逼无奈,是否再要回到那个受气的家,你自己定……”

  “哥,如果他这次回来还打我,我会坚决离婚,但现在我还对他抱一线希望,毕竟他还是娃他爸……”

  这是一名来自长安区的女子和娘家哥哥的对话。2016年1月16日,她被丈夫王某打晕,血流不止,“她女婿以为把人打死了,用被子裹着打算抛尸,发现人没死,抱回家继续打。”娘家哥哥说,妹夫动不动就打人,也经常有言语威胁,娘家人都很气愤和恐惧。

  1月17日,娘家人出面干预,受害女子被解救住院抢救,家人报警,警方没出警。次日,在家人陪同下,该女子前往派出所报警。1月19日,记者陪同受害女哥哥来到辖区派出所,派出所有关负责人说,已接到受害人报警,会尽快调查取证。

  2月24日,记者再次询问派出所有关负责人时,对方婉言拒绝了采访,但表示会严肃认真办理此案。据悉,施暴者已被警方拘留。

  警察的苦衷

  受害方往往报警后又求情

  西安市妇联调查发现,很多受害女子向警方报案,受“清官难断家务事”观念影响,常常遭遇不被受理或处置不及时。

  即将实施的《反家庭暴力法》中的“公安告诫制度”,为警察及时干预家庭暴力提供了法律依据。对不构成治安处罚的家庭暴力,公安机关可通过出具书面告诫书的形式进行警告,但在实际操作中,警察有难言的苦衷。

  “家暴处置不仅仅是法律条例那么简单。一旦调查取证完毕,要采取强制措施,往往又遭遇受害方求情,施暴方也忏悔,一家人说好就好,警察反倒里外不是人……”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基层派出所负责人说,“不管吧不行,管吧,轻不得重不得,只要没造成严重后果,派出所往往只能给家让位。”

  为什么很多受害人会相信加害人的保证?甚至报警后又请求警方放人?

  不愿透露姓名的张律师认为,这是因为受害人一方面对加害人有情感和经济上的依赖,还有就是考虑到孩子,认为“两口子床头打架床尾和”,报警不过是“吓吓对方,让他不敢也就是了”,所以面对家暴时,态度会反复。

  针对这一特点,《反家庭暴力法》规定了一个基本原则:“尊重受害人真实意愿,保护当事人隐私”。也就是说,设法督促加害人回归家庭、通过改变加害人行为模式来减少暴力,而不是简单采取强制措施。

  法官的烦恼

  证据缺失 法定标准弹性大

  反家庭暴力如何从司法层面干预,已经成为人民法院审判工作和司法改革的重要内容,2010年陕西省高院开展家庭暴力案件“人身保护令”试点。然而在实际审判中,核发人身保护令的证据标准如何掌握,离婚案中家暴的界定,都是司法干预的热点和难点。

  咸阳市秦都区人民法院审判员王淼说,对区法院2010-2012年三年离婚案分析,离婚纠纷占有极大比例。2010年,该院离婚结案533件,判决离婚69件,提出有家庭暴力的76件,认定有家庭暴力的0件;2011年,离婚结案628件,判决离婚79件,提出有家庭暴力81件,认定存在家庭暴力2件;2012年,离婚结案604件,判决离婚77件,提出存在家庭暴力54件,认定存在家庭暴力1件。

  上述判决离婚案件中,在起诉中称存在家暴的12%,绝大多数由女方提出,而事实上每年被判决认定家暴的仅1.4%。“主要原因是多数受害人在暴力发生时错过了取得证据的时机,没有及时报警、采取医疗救治等,导致在诉讼中出现有述无证,或者证据不足。”王淼说,家庭暴力具有隐蔽性、多样性和连续性特点,因此保留证据至关重要。

  另外,家暴的法定标准弹性大,在司法实践中法官理解不一,意见分歧也很大。

  丈夫被判刑

  妻子多次申请离婚

  陕西省妇联援助的一起案例中,受害女四次申请立案才得以离婚。

  27岁的王某,西安市灞桥区村民,家里的独生女,2007年与商洛市商州区的张某结婚,生育有一男孩,张某作为上门女婿与王家人生活在一起。

  婚后,张某因家庭琐事经常打骂妻子。王某曾两次报警求助,并于2009年7月、2011年1月两次起诉离婚,第一次未判离,第二次因张某当庭保证,法院调解结案。2011年4月11日,两人争吵后,张某向家中水杯投放农药,意图杀人后自杀,被王发现后报警,后张因故意杀人罪被判处一年半有期徒刑。

  2012年3月27日,王某第三次向法院起诉,要求离婚,但一审法院仍然没有判离。王某提起上诉,同时向省妇联寻求了法律援助。

  二审庭审中,维权律师表达了原审判决应予撤销、应当判决离婚的理由,但二审法院却维持了原审判决。维权律师质问,家庭暴力是应当判决离婚的情形之一,《婚姻法》第三十二条明确规定:实施家庭暴力经调解无效,应当判决离婚;《最高法关于认定夫妻感情确已破裂的若干意见》列举了13种视为夫妻感情破裂的情形,其中第11种情形是:“一方的违法或犯罪行为严重伤害夫妻感情的”,很显然符合该案的情形。

  2013年4月,王某第四次诉讼至灞桥区法院要求离婚。当年底,王某终于拿到了离婚的判决。
 

  人身保护令试点5年多 申请率低 裁定执行难

  王淼介绍,作为2010年陕西省高院开展家庭暴力案件“人身保护令”的试点法院,咸阳市秦都区法院自2010年至2012年三年中受理人身保护令案件共计5件,其中紧急保护令1件、长期保护令4件。

  《陕西省人民法院家庭暴力案件“人身保护令”实施规则》要求,保护令包括诉前紧急保护令和诉中保护令,诉前保护令由法院立案庭优先办理;诉中保护令,当事人直接向审理案件的合议庭或独任法官申请。保护令包括多项保护措施:禁止被申请人殴打、暴力威胁申请人及其他家庭成员;禁止被申请人跟踪申请人,或者通过信件、电话和网络等方式骚扰申请人;责令被申请人搬出双方共同住处,或者禁止被申请人进入申请人住所及申请人其他活动场所;终止被申请人对其未成年受害子女行使监护权或探视权等。

  相较在诉讼理由提及家庭暴力的案件,人身保护令申请率不足3%,形成这一明显偏低的主要原因是:当事人无法提供任何证据;相当一部分案件以调解和撤诉结案,不再提及家暴;对违反人身保护令,处罚有“执行难”的忧虑。

  陕西省高院研究室调研报告分析,每年因家庭暴力而离婚的案件约1万起,但发出去的人身保护令数量却极少,主要原因是宣传力度不够,认为是家务事,受害人不敢求助公权力,认为公权力介入就会改变矛盾性质等。

  另外,人身保护令裁定内容单一、法律适用难、证据规则把握难,因为没有明确的法律规定,相当一部分法官认为新修订的《民事讼诉法》规定过于原则、模糊,不具操作性。

  更重要的是举证责任,一些法官在审查受理人身安全保护申请时,在证据标准、举证责任等证据审查把握方面等同于一般的诉讼案件,但由于家庭暴力案件隐秘性特点,一些受害人举证比较困难,导致其得不到应有的保护。

  人身保护令裁定执行难也是一个很重要的方面。从实际执行情况来看,该《实施规则》中规定的禁止被申请人骚扰、跟踪申请人,禁止被申请人接近申请人经常出入场所200米范围内等措施都存在操作复杂、执行难度较高的问题,其中很多措施超越了法院的职能范围,因此,必须依赖于保护令实施多机构综合责任机制。

  而即将实施的《反家庭暴力法》二十三条明确规定:当事人受到家庭暴力或者面临家庭暴力的现实危险,向人民法院申请人身安全保护令的,人民法院应当受理。该法第二十八条规定,法院受理申请后,应当在72小时内作出决定,紧急情况的24小时内作出人身保护令。

  受害者向高学历妇女 高层次家庭发展

  尽管司法实践对于制止家暴做了不少有益尝试,但家暴仍在我们身边不断上演。全国妇联的一项调查表明,我国2.7亿个家庭中大约有30%存在家暴,有16%的女性承认遭受过配偶的暴力。

  实际上,目前我国家暴状况缺乏全国性统计数据,妇联有统计数据、公安有统计数据、法院有自己的统计数据。省妇联系统去年共受理各类信访投诉7552件,婚姻家庭权益占信访总量的61.1%,其中家暴投诉占40.7%。

  中国法学会家暴网络的抽样调查显示,家暴在普通家庭中的发生率为34.7%;省妇联近3年统计,涉及妇女家暴案以平均每年10%的速度递增,且呈现平均年龄下降、手段残忍、家庭冷暴力、庭审取证难等特点。

  西安市妇联权益部姚丽君介绍,刚刚召开的西安市“两会”上,妇联提交《关于预防和制止家庭暴力的提案》,“很多妇女长期忍受丈夫的家庭暴力,忍无可忍才来投诉,还有更多妇女出于面子、经济等原因而隐忍,因此来信访的家暴很可能是冰山一角。

  除此之外需要引起关注的是,家庭暴力出现了新的走向,受害者出现了从低学历的农村妇女向高学历妇女、从低层次家庭向高层次家庭发展的趋势。数据分析显示,大学文化程度占21.57%,城市妇女占81.5%,农村妇女占18.5%。

  目前,精神暴力占家庭暴力的比例越来越大,挖苦、漠视、恐吓、使用伤自尊的语言等精神虐待的手段逐渐增多,占比增加到12.43%。婚外性行为、性骚扰、离婚夫妻纠纷引起的家庭暴力呈明显上升趋势。调查显示,50%的受访者认为,自己遭遇的是冷暴力。“冷暴力”具体指夫妻一方虽然不对配偶动手,但对对方表现出冷淡、轻视、疏远,明显的特征包括漠不关心对方、将语言交流降到最低限度、停止或敷衍性生活、懒于做一切家庭工作等。

  从个体角度出发,造成家庭冷暴力的原因有性别歧视、夫妻性格不合、家庭和社会背景的不同、婚外恋、女方失去生育能力等等。从经济社会发展的层面来看,冷暴力的发生有普遍的社会背景。随着社会交往方式的日趋丰富,凸显夫妻情感交流的相对匮乏,而夫妻发生冲突时,传统大家庭中夫妻可寻求的矛盾缓冲机制(如家庭支持)也不复存在,加之文明程度的提升,夫妻把家庭矛盾的对抗形式由低级的身体虐待转为高级的精神压迫。相较于肢体暴力,家庭冷暴力更具隐蔽性,但危害却显而易见。长期处于“冷暴力”下,心理、情感都会受到不同程度的影响。

  >>妇联提醒

  要明确表示“对家暴零容忍”

  陕西省妇联主席龚晓燕认为,《反家庭暴力法》的出台,标志着我国反家暴迈向了法治化、专业化,畅通了公权力干预家庭暴力的渠道。下一步省妇联将努力促成“对家暴零容忍”的社会态势;积极推动相关部门制定完善与新法配套的法规和政策措施。协调并联合公安、法院、民政等部门,将《反家庭暴力法》所规定的家暴告诫、人身保护令、庇护等制度尽快在我省实施。

  陕西省妇联权益部林海君认为,反家暴应当首先以预防为主,从个人层面尤其是女性应了解和掌握4个方面内容:一要主动学习如何经营婚姻,化解家庭矛盾,不要因常见的吵架、争执、猜疑等家常琐事而演变升级为暴力事件;二要自尊自立,争取经济、人格、精神都能独立,减少对施暴者的经济依赖和人身依附;三要通过自身的语言和行为明确表示“对家暴零容忍”,尤其遭遇第一次暴力事件,必须作出适当反应,让对方知道自己“绝不接受”;四要转变“家暴是家务事”的传统观念,依法维护自身权益。比如在紧急情况下拨打“110”报警,要求公安出警人员做好记录;勇敢诉说自己的遭遇,及时向妇联、村(社区)居委会、社会组织、亲友等寻求心理干预、安全庇护和法律帮助;受到严重伤害和虐待时,要注意收集证据。例如受伤后及时就诊并保管好病历、诊断证明,伤情鉴定结论,收集人证、物证(施暴工具、施暴者的悔过书及伤情照片),必要时向法院申请人身保护令。

  >>律师建议

  尽快出台办案细则

  陕西博硕律师事务所刘长洪认为,在现实生活中,家庭暴力屡禁不止,与现行法律缺乏可操作性有关。

  有关法律人士认为,这次反家庭暴力法对性暴力没有明确写进去是一个遗憾。因为国际社会公认的家庭暴力形式包括身体暴力、精神暴力、性暴力和经济控制,其实很多最后以暴制暴的女性,都对遭受的性暴力难以说出口。

  刘长洪建议尽快出台《公安机关处理家庭暴力案件办案细则》,明确制裁措施。比如施暴者有以下情形之一,应对施暴者拘留:限制受害人的人身自由的;造成受害人轻微伤的;虽未造成轻微伤害,但实施二次或二次以上家暴的;虽未造成轻微伤,但手段恶劣的或有更严重暴力可能的;施暴者拒不配合公安机关办案的。同时,必须明确办案机关法律责任,对不按规范办案的、不作为的,要依法予以处罚。只有制定了强有力的保护制度,施暴者才会存在敬畏之心理,才会收敛施暴行为。




【责任编辑:李军平】




栏目列表

新闻

一张图读懂李克强政府 原标题:一图速览政府工作报告…
浪漫的地铁 原标题:韩国首尔地铁华丽变身 乘客仿佛置身异国(组图) 近日,首尔市部分地铁列车最近…
榆林"高仿派出所"被 原标题:榆林高仿派出所杂志发行站被取缔 责任人被控制 榆林高仿派出所杂志发行站被取…
暖新闻:宁波一医生为 原标题:西安火车站地摊充电宝问题多 电池砸开全是沙子 充电宝是大伙外出旅游,出远门…
榆林现“高仿”派出所 原标题:榆林一杂志发行站高仿派出所 旁边就是森林公安 榆林一杂志发行站高仿派出所 …


书画

更多>>

丹青妙手 道法自然— 李崇选,字得一,汉族。自幼酷爱书法,学书自欧、颜始,中学时代悉心摹写《张迁碑》、…
中国“两径双成”特色 11月15日,中国两径双成特色书法教育大海集团培训班举行开班仪式,并举办首次讲座。据…
书画名家介绍——成永 成永周,男,1972年出生,陕西合阳人,中共党员,中国社会艺术协会、中华榜书家协会会…

关于我们

更多>>

陕西齐一律师事务所 王松涛律师,渭南市十佳“优秀青年律师”、中国民主建国会会员、陕西齐一律师事务…
关于我们 | 站长简介 | 广告投放 | 三秦论坛 | 联系我们
Copyright©2015 SanQinzx.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三秦资讯网
投稿邮箱:sanqinzx@163.com
资讯热线:029-81335478 QQ:691009366
陕ICP备15000392号